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 
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电影

乌尔善的“皮相与真心”

2012-05-10

从2009年导演处女作《刀见笑》,到执导投资过亿元的《画皮Ⅱ》,“幸运”的乌尔善只用了3年时间

整理/贺筱筠

    “影片即将上映, 我就像等待走进考场的学生, 忐忑不安。”留着利落短发,蓄着山羊胡,佩戴红色镂空框架眼镜,单侧金属耳饰,以一身时尚装扮出现在记者面前的乌尔善如此形容自己的心情。
    从2 0 0 9 年导演处女作《刀剑笑》,到执导投资过亿元的《画皮Ⅱ》,“幸运”的乌尔善只用了3年时间。尤其是《画皮Ⅱ》,配置了陈坤、周迅、赵薇、冯绍峰和杨幂五位目前炙手可热的演员阵容,还有陈国富亲任监制。“比起同年龄的导演,我的确很幸运。”

从美术、广告到电影

    “出身”广告导演的乌尔善并不认为转行拍电影要“拐很大弯”:“1994年,我正赶上北京电影学院广告导演专业首次招生,也是‘赶上了’。”与执导过《决战刹马镇》的同班同学李蔚然经历相似,乌尔善同样先在广告界“出了名”,转而投身电影。
    很多人注意到,乌尔善执导的广告和电影,画面冲击力极强,这与乌尔善的美术“背景”有很大关系:“我中学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,1992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,但为了考北京电影学院,就在大二时退学了”。
    学美术的经历让乌尔善对电影的视觉效果比较敏感,他将自己对色彩和光的理解融入到电影中。虽然有人不习惯《刀见笑》中“脏兮兮”的色调,但乌尔善称“风格与成本有关”:“小成本制作只能出奇招、谋新意,《画皮Ⅱ》的色调一定很‘主流’”。
    从2006年开始,乌尔善明确要做“有导演风格的类型电影”,并一直为此做准备,期间不断搜集、整合分散在各领域的可用资源。后来接拍《画皮Ⅱ》,“就是在展现之前的所有储备”——该片的编剧冉平,概念设计师天野喜孝,配乐兼配音导演石田胜范等主创人员均由乌尔善自己的
工作室推荐给制片方。

牛刀初试《刀见笑》

    2 0 0 9 年, 乌尔善入选制片人余伟国牵头的“亚洲星引力电影计划”,成为其首位新人导演。时年28岁的乌尔善由此开始自己的导演处女秀——《刀见笑》,该片主打“先锋武侠喜剧”,于2011年3月17日国内公映。
    与主流武侠电影改编或翻拍经典不同,《刀见笑》的故事来源竟然是《故事会》上刊载的小说《菜刀传奇》。“一个边缘人闯荡大江湖的故事很有意思,我立即联系制片人买下电影改编权,与创作团队一起将其改编成一个三段式故事,这才有了后来的电影《刀见笑》”。
    拍摄《刀见笑》时, 乌尔善遇到了很多年轻导演都会遇到的困难——资金紧张。“800万元的投资全用在了电影制作上,演员的片酬都压得很低,包括张雨绮。”乌尔善透露,当时因为资金紧张,在拍摄时做了很多妥协,比如一场本应展开来拍的对决戏份,最后只用一个快镜头带过,包括用动画短片展示哑巴父亲怎么被杀死,“这样成本会少一些”。
    《刀见笑》上映后引起了“板砖与鲜花齐飞”的“两极分化”现象。很多女性观众直言影片“画面太脏很反胃”,也有不少人觉得电影节奏快、有新意,业内则给出了“先锋”“富有想象力”等好评。“不管叫好还是拍砖,我都看得很开,毕竟尝试了一把类型片。如果第一部商业电影就名利双收,简直不可想象。”影片最终获得了2200万元票房,“海外版权卖得不错,绝对没有赔钱”。对乌尔善而言,这部影片带给他的最大收获不是片酬,而是接下来的大片约——《画皮Ⅱ》。

执导《画皮Ⅱ》

    作为导演生涯中接拍的首部大制作影片,乌尔善回忆起最初达成合作的过程,仍颇有感触。“制片方当时希望找一个大陆的、年轻的导演来执导《画皮Ⅱ》,他们初步确定了一些人选,我也在其中。与艺术总监杨真鉴老师面谈后,我们在怎样做国产主流类型电影方面有很多相同观点。而当时恰逢我正在做《刀见笑》的后期剪辑,在看了该片的六个粗剪片段后,制片方很快就锁定了我。”乌尔善表示,他习惯与别人开诚布公谈真实想法。“与杨真鉴老师交流时,我甚至直接问他,是不是要榨取2008版《画皮》的剩余价值(笑),如果是那样我就没兴趣参与,道不同不相与谋嘛。”
    正是这种直率,让以做类型电影为方向的乌尔善与制片方麒麟影业在《画皮Ⅱ》的创作理念上达成共识。促成双方合作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该
片监制陈国富。“陈国富是我一直特别希望合作的监制,他对类型电影的把控很到位。我希望找到一位更有经验的人来与我配合,帮助我更好地完成作品。而当时麒麟影业已经着手邀请他监制《画皮Ⅱ》,大家简直是心有灵犀。”
    乌尔善还提及自己最喜欢三种电影类型:魔幻、动作和史诗电影。《画皮Ⅱ》正是其最感兴趣的魔幻题材。
    2 0 1 0年4月,乌尔善正式签约该片导演;2011年6月,影片正式开机;2012年3月,影片定档6月28日开画。“从一个低成本的制作变成这样一个商业大片的制作,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挑战。”《画皮Ⅱ》虽然与2008年版的《画皮》有关联,但故事是全新的,这也考验着乌尔善对影片的把控能力。
    但乌尔善也表示,成本决定风格, 《画皮Ⅱ 》的投资是1 8 0 0 万美元,“我曾开玩笑说,要用这笔钱拍出接近《哈利·波特》+《指环王》的视效,希望观众看后不会失望”。

 

对话乌尔善

 

    《综艺》:《画皮Ⅱ》的编剧团队多达10人,剧本的整个创作过程是怎样的?

    乌尔善:制片方最初提供的剧本不太符合拍摄需求。在与艺术总监杨真鉴沟通后,我写了一份约5页纸的文稿:对2008年版《画皮》的成功进行分析;并指出要做第二部应该从哪些方面着手;希望重写故事。
    我在保留原有剧本亮点的前提下列出新的创作方向,并在获得杨真鉴和监制陈国富的赞同后,推荐了电影现在的编剧——小说作家冉平。我们一起重写了故事梗概,并带领编剧团队将其发展成最终拍摄的剧本。

    《综艺》:新故事与2008年的《画皮》之间是什么关系?

    乌尔善:两个故事的关联不是前传与续集,在于二者的核心主题——都是探讨爱情,关于爱情的信念、皮相与真心、真爱与牺牲的故事。《画皮Ⅱ》有全新的故事架构与情节,有崭新的一面,影片的整体美学风格也有很大变化。两部电影的延续性是内在的,并非角色的延续,而是主题的延续。

    《综艺》:《画皮Ⅱ》的独到之处体现在哪些方面?

    乌尔善:“皮”是《画皮》系列故事最核心的设置,电影的主题与戏剧冲突均围绕“皮与心”展开。当我找到 “皮相与真心”这一主题后非常兴奋。在设计霍心(陈坤饰)如何超越人对外相的迷惑时,我把自己当作亲历者,想到最简单的方式就是让眼睛看不见。这个桥段刚萌生,我立即明白怎么处理影片的高潮部分——让霍心的眼睛瞎掉,没有了对眼睛的倚赖,人就更懂得用心去感受,霍心也就成为一个超越皮相之惑的觉悟者。
    其他情节都是从这两部分衍生出来的——怎么让换皮、换心变得有意思、变得更有戏剧性,怎么让角色人物更感人等。这些可以慢慢丰富,包括影片色调、角色造型、场景搭建等表现形式也都有了支点。

    《综艺》:你一再强调“有导演风格的类型电影”,在《画皮Ⅱ》里,你的“印迹”体现在哪些地方?

    乌尔善:做类型电影,但要有导演的风格和观点,我在接拍《画皮Ⅱ》之前就确定了这个方向。《画皮Ⅱ》首先是类型电影,即照顾到电影的娱乐性;但在爱情、魔幻等类型元素的呈现上,不一定是常规形态,会带有观点进行处理。比如,我很在意核心主题的表达,所以融入佛学思想去表现爱的信念,希望为观众提供一种有营养的爱情价值观。《画皮Ⅱ》中对光影与美术的运用,则是一种表层呈现。我是学美术的,对影片的视觉效果方面比较挑剔,会自然带出一些“痕迹”。
    这次拍《画皮Ⅱ》,我的目标是成为女导演(笑)——特别希望能在情感表达上更加细腻到位,以获得女性观众的共鸣。《画皮Ⅱ》本身就是
一个很浓郁的爱情故事,以女性视角讲述会更好。我越来越认同东方的佛学思想,并把这种认同与思考放在电影里,与观众分享。观众可以没“看”到,但我不能不“说”。这种以类型电影为形态、内置强烈的导演个人意识和观点的电影,在好莱坞并不鲜见。

    《综艺》:《画皮Ⅱ》新的亮点与看点何在?

    乌尔善: 与2 0 0 8 年的版本相比,原来的元素本身没有增加,但都升级了。比如爱情主题,如果说《画皮》的情感探讨停留在家庭伦理层
面,《画皮Ⅱ》里的情感更加极致和丰富。比如故事里设置的三对情感关系:雀儿和庞郎处于情感懵懂期,刚刚互生好感;靖公主与霍心爱恋极深,面对现实困境时两人彼此牺牲与拯救;小唯是一个情感受挫者、一个被爱情淘汰出局的过来人,她以旁观和利用的姿态出现。每一个角色面对自己的爱情时,都是一种极致的状态。
    另外,《画皮Ⅱ》的整体风格更加现代和年轻,视觉风格更加时尚,定位也从中国神话电影转为东方魔幻电影——这个转变很重要,这是以东方人的视角来讲一个东方人的故事,不局限于某一国的范围。做一个有更大视野的电影是我的着力点。《画皮Ⅱ》里所运用的元素也不仅限于中国,还有日本、中亚、印度等国家与地区的元素。同时,《画皮Ⅱ》也集结了一些亚洲地区优秀的创作人员,我希望影片最终能够代表亚洲电影的美学标准和制作质量,也希望在特效、视效,以及动作场面等方面带来一些提升。

    《综艺》:这种“升级”具体如何体现?

    乌尔善:《画皮Ⅱ》邀请日本概念设计师天野喜孝为影片设计概念图,在国内魔幻电影的创作中,此前这个角色几乎是空缺的。《画皮Ⅱ》的制作与美学也在升级。比如影片将会呈现更为宏大的西藏外景、更加壮观的战争场面、全新的动作设计。此外,我觉得演员的表演与2008版《画皮》相比也更加成熟,演技更加精湛。

    《综艺》:如何定义“东方新魔幻”?

    乌尔善:这五个字包含了三个层面的概念。首先是“东方”,东方不限于中国,而是一个更广泛、开阔的文化视野;其次是“新”,我们一定要善于运用当代电影的思维与技术,创作符合当下观众审美喜好的作品,这也是一种观念上的与时俱进;而“魔幻”是一种成熟的电影类型。

    《综艺》:你如何理解影片投资规模与制作水准之间的关系?

    乌尔善: 花钱的重点在于怎么物超所值。《刀见笑》因为“没钱”,所以敢于冒险,《画皮Ⅱ》因为“有钱”,所以追求四平八稳。后者是大投资与大明星的组合,力求在主流市场取得反响。低成本电影要出奇兵,高成本电影则相对要用安全、平稳的方式去实现自身最大价值。
    我一直认为,好的电影具备三个层面的内涵:首先要有娱乐性,与观众能互动交流。我多选择大众化的类型电影,《刀见笑》是武侠、喜剧,《画皮Ⅱ》是爱情、魔幻;第二,在电影美学方面要有所创新,比如《刀见笑》中尝试了分段式结构、拼贴式电影语言,《画皮Ⅱ》中建构了魔幻世界,着重为大银幕视效服务;第三,要有对人性的探讨,《刀见笑》中对人的“贪嗔痴”调侃,《画皮Ⅱ》中对“皮相与真心”的思辨。我希望在自己每一部电影里都能努力呈现这三个层面,力求“三性”平衡、统一。

联系我们| 关于我们| 广告招商| 招聘
综艺报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0515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1966